北京人儿

无题05

“苏三省给你说了些什么?”毕忠良问。

“问我计划,我不明白什么计划,我真不知道计划。” 陈深情绪仿佛很激动。

毕忠良笑了笑,摸了摸陈深的头,陈深没有缩回去,很配合的向前倾自己的身子。

“你什么时候放我出去。”陈深在毕忠良耳边轻轻念到。

“你还想出去?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吧,等风波结束后,我再放你出去,好不好?”毕忠良温柔的说。

陈深虽然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早已做好了打算。等到毕忠良和跟随们一离开,他就用苏三省不小心掉出来的钥匙给自己松绑,趁机逃走。

“好。”陈深说,“太晚了,你回去休息吧。多陪陪嫂子,她好久都没见你了。”

“我更想陪你。”

“我累了。明日吧。”

“好,你乖乖的。”

“恩。”

毕忠良又摸了摸陈深的头,心里想,如果没有这么多计划,陈深不是麻雀,陈深忠于自己就好了,他们现在的状态不是很好吗?

毕忠良想罢,也离开了。

暗格又恢复了安静。


陈深仔细听到外面几乎没有动静了,便开始行动起来。

他成功出去了。

因为那日深夜76号所有行动人员都参与B计划的作战了,所以那里除了办公室醉倒的几个人,和施刑的几个人外,陈深顺利的出去了。

应该还没到午夜,陈深也不知道时间。

他直奔米高梅。

米高梅还是依旧热闹。

李小男憔悴的爬在桌子上,头发乱糟糟的,浑身酒味,显然已经在这等了很久了。

“诶,李小男,我是陈深。” 陈深轻轻的拍了拍她。

李小男朦胧着睡眼,看见了眼前这个男人,一下子清醒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会来的。我在这里等了你好久了。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啊?”

“回头说,时间紧张。”说着便拉着李小男到了舞台。坐在李小男旁边的陌生人也随之起来。

“第一步失败了,第二步可以开始了。时间是……地点在……你要把握好机会,把消息传给上级,好吗?‘’

“好。”李小男便跳着,便与那个陈深不认识的陌生人交换眼神,把她知道的信息传递给他。

“他是谁?”陈深警惕的问。

“自己人,与我接头的人。”李小男低估到。

“恩,消息传出去了,我的第一个任务完成了,我不一定有机会见证计划成功了,但是你有机会。我肯定又会被抓去,你保重。”陈深用很平常的语气说,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失落。

“不会的,你那么聪明,计划已经传给了与我的接头人,我们就一起走吧。”

“走?走到哪里?”

“你娶我,我就告诉你。”李小男得意的说。

陈深沉默了。他不是不喜欢李小男,他觉得他和李小男就像兄弟一样。兄弟不是用来娶的。

李小男也没有为难陈深,继续和陈深跳舞,他们都很享受这一点时光。

但是,这点能令人享受的时段并不会太久,就在这一支舞曲结束的时候,门口响起了枪声。

米高梅里的人们都吓的躲到墙边。

陈深和李小男没动,他们对视,仿佛知道了什么情况。

“陈深你果真在这,你是怎么出去的?我让你老实点你听不懂啊?你还狡辩你不是麻雀,你再狡辩啊?”毕忠良气冲冲的举起了枪,指着陈深的胸。

“好啊,既然你这样想,那你杀了我啊,我让你杀了我。”陈深睁大了眼睛瞪着毕忠良。

毕忠良哪舍得开枪,虽然陈深确实背叛了他,但是想想自己的头,曾经兄弟战场作战,陈深给了自己命,他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枪,命令跟随把他和李小男铐起来,押回76号,慢慢审。

其它人看见与自己无关,等到他们离开后,便议论纷纷。唯有与李小男接头的男人眉头紧绉,准备寻找合适的时间传达。

陈深和李小男被塞进了车里。


(待续)


无题04

“好不好啊,陈深,你说话。”

“恩……好”陈深轻声的说到。

毕忠良满意的摸了摸陈深的头,把他身上的锁链解开,横抱了出去,又重新塞回了暗格,并吩咐身边的一个跟随照顾好陈深,给他按时上药。跟随被他的举动惊呆了,但也是照着做了。

“你不说计划我不逼你,你这几天就待在这,我会来陪你的。”

“恩。”


晚上。

暗格的门打开了,打开的不是毕忠良,是苏三省。

“陈深,把你的计划告诉我,我把你放走,让他们再也找不到你。”苏三省说着便挥了挥手里的钥匙。

“钥匙从哪里来的?给我。”陈深试图去抢,不过他忘记了毕忠良防止他逃跑,早就给他的一直手铐在栏杆上了。那条链限制了他的自由。

“恩,把计划说出来,告诉我,我就能抢先公布,我就能升职,到时候我不会薄待你的。”

“不要。”

苏三省听到这样绝对的回答,给了他一个意犹未尽的微笑,说着便从腰间掏出了手枪,在陈深的肚子上蹭来蹭去。另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距离十分近,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

“滚开。”陈深厌恶的看了他一眼。

苏三省缺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陈深也不敢妄动。

距离又垃圾,苏三省想干什么?他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想偷偷给陈深下药,让他说出这个计划。

陈深不动声色的用他灵巧的手把苏三省口袋里给自己松绑的钥匙拿了出来。

陈深不能死,他有着所有同党的人没有的密码,如果他死了,这个计划就完全断了,他们就永远不会成功了。

苏三省当然也不敢开枪。

手枪渐渐的往下移动。从肚子开始慢慢下落。

暗格的门再次被打开了,一个穿黑衣服的男人慢慢走进来,苏三省感受到背后有一股不可轻视的力量,便不动了。

男人的枪顶在了苏三省的后脑勺上,“滚。”男人说。

苏三省便灰溜溜的离开了。

陈深把钥匙悄悄的往自己的口袋里塞。


(待续)


无题03

毕忠良把陈深禁锢在用刑架上。

陈深也没有反抗,垂着头。

“把计划说出来吧。” 毕忠良说。

“我忘了。”

啪,一声,毕忠良手里的鞭子甩了过去,沉重的落在他的胳膊上。跟随的几个人看呆了,毕忠良曾经跟陈深的关系可是相当好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陈深的胳膊直冒血,加上刚才后背挨的一鞭子,那疼痛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

陈深还是强忍着疼痛,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嘴硬是不是?我记得原先让你审那些人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哈哈,我可忘记了,你是大名鼎鼎的麻雀。”毕忠良笑得很干脆,又一鞭子挥了过去。

陈深细嫩的皮肤哪受得了这样的疼痛。

“我……我……。 ” 陈深抬起头,那样子简直让人心疼。

“你什么?你说,你缺钱我给你,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你为什么背叛?”又一鞭子挥了上去。

“啊……”陈深再也忍不住,眼睛里泛起了泪花。

毕忠良走上去,搂住陈深,在他耳边轻轻喃到“把计划说出来,以后你忠于我,我养着你,好不好。”


待续)


无题02

“好久不见啊,陈深。”毕忠良蹲下来,轻轻的拍了拍陈深的脸。陈深没有什么力气去反抗,便摇了摇头,嘴里哼哼了几句。

“想好了没,把计划交出来,忠于我。”陈深没有动。

“行,再给你一天时间考虑。你给我在这里老老实实的待着。把饭吃了。”毕忠良边说着边给他打开手铐的锁,转身出了暗格,把门关上。

陈深见毕忠良走后,揉了揉手腕,狼吞虎咽的吃起饭来。

刚被关进来的那日,他试着用背后的手把门撬开,但失败了,他尝试了一上午,却没有成功一次。他放弃了,只得另找时机。他几乎在这天上午花光了所以的力气,便变得安静下来。

毕忠良来的这一天过的依旧很慢,陈深吃饱了饭决定再试一试能不能用他灵巧的手打开门。他一推门,门就开了,哦原谅毕忠良离开时没有锁门。

突然一鞭子抽了上去,抽在了陈深的身体上。把陈深立刻吓趴下了。

“吃饱了,有力气了,想跑?”毕忠良手里挥着鞭子踱步过来。

“就你这脾气,我还不了解吗,带走。”身边几个跟随的立刻把趴在地上的陈深拉了起来,往刑讯室里托。


(待续


无题01

归零计划失败后,陈深一直被关在暗格里。

他双手反铐着,独自一人在这个地方待了2天。

从实施计划的前一天开始,他就滴水未沾,加上这两天,他已经有三天没吃东西了。

计划败露的当天晚上,毕忠良试图让他说出随着归零计划发展的其它计划,陈深死活不肯张嘴,这让毕忠良肝火大动,直接把陈深给扔进了暗格,毕忠良对陈深很失望,不过他也料到了会是这样,从宰相死的那晚上,毕忠良就对陈深有疑心了,不过这不影响他对陈深的爱,依旧每天照顾他。

这两天晚上,虽然毕忠良暂且取得了小胜利,但他依旧未眠,为什么是陈深,自己究竟如何让陈深悔过,告诉他其它的计划,让他衷心自己。

第三日一早,毕忠良带着食物和几个跟随来了。

暗格的门一打开,微弱光进来了,陈深颓废的蜷缩墙角。

毕忠良走了过来。

(待续

谍 三

“走。”解量压着内心的火,边低声说到边推着林深往楼上走。

所有的人都大气不敢出,他们知道,即将有什么恐怖的事情要发生在这个地方,每当解量这种语气,他手里的人可能小命不保了。

他们来到了办公室。

“周平,给我把她绑在那。”解量看着办公室的墙角,边把抽屉里的绳子和手铐的钥匙扔了过去,他自己坐在办公桌上看着资料。

林深没有挣扎,她累了。

“吃了是吧。听说把毛巾塞到胃里去,等胃液和毛巾融合在一起,猛地一拉,就能把东西给拉出来。”周平平静的说,手里不停的摆弄着林深刚卸下来的手铐,这手铐上还带着这女人的体香和温暖。

“干毛巾没有,这件衣服。”解量从柜子里拿出了件很小的衬衣。

一阵干呕声。

“等过个小时再来,现在抓紧集合,有线索。” 解量对一些人说到。


现在的天基本完全黑下来了,快要到冬天了,天黑的早,解量的新追捕活动还不知道几点能结束,一天只吃了一张纸的林深胃疼的厉害起来。

她无助的倚在墙边。她几乎要睡着了。


谍 二

  车上没有人说一句话,林深也异常平静,两个黑衣男人神情不解的样子,以为解量抓错了人。   大约一个小时,车停在了07号前。

“下车。”  

林深背着沉重的反铐的手艰难的下车。沉重的手铐早已把她细嫩的手压红,解量在一旁仿佛心疼的样子,却默不作声。

“那是什么?” 一个男人指着林深的袖子问。半张纸片从林深的袖子里露了出来。解量立刻抓住她的胳膊,准备把袖子里的东西拿出来。而林深不知道哪里来的极大的力气,一下子挣脱开了解量粗大得手。左手努力的把袖子里的纸拿出来。然而这是不可能做到的。林深只能往外跑。

“砰”。林深的左边有一个子弹落了下去。

这一声把林深下了一跳。立刻停止了前进。她终究是个女人。

解量冲了过来,一下子把林深推到了墙上,把她摁住,让一个男子去抓纸片。

“x日下午5时,撤离到......”

“继续读。”

“没有了,这是一半纸片,还有一半是不是藏在另一个袖子里?”

林深知道,那一半在她的肚子里,他们这辈子或许不会知道了,她僵硬的笑了笑。

解量看着这表情,仿佛懂了什么,他是了解林深的,她们在一起了两年。他皱了皱眉头,立即说到“现在组织几人,该干什么干什么,下午去捕另一个人......另一半纸是不是你中午吞的那张?” 解量突然用手顶着林深的脸,问。

“是。”

谍 一

 刚下过一场雨,天气十分潮湿。刚刚在战争结束的人们还在惶恐之中,仿佛一声咳嗽就能唤醒新的战争。


  林深爬在窗台上往外看着。听了唐姨的要求,她把密报塞 进了包里,脑子里早已被密密麻麻的情报充满,等待着时机,想火速冲到邮局,把密报送到神秘的地方。


  她把桌子整理好,拿着包,带着前夫解量给她的围巾,往外走。马路上几乎没有人,风刮的不大,却足以把她冻得整个头往围巾里埋。


  “滴滴滴”,是车经过的声音。林深知道情况不妙后赶快往二层楼里窜。随即听到车门打开的声音。


  “追,她在前面!”一个陌生男子喊道,另外两个人紧跟着上前。林深曾经练过功,这两个男人并不是她对付不了的,她往前一扑,迅速避开了那两个男人,迅速回到了房子里,把门堵上。那两个男人没有向前追去,这让林深长舒了一口气。这时她感觉背后有人,她没来得及转身,一个手枪正好顶到她的头上。


“你是谁?”男人问。


“我不是谁。你是谁?”林深说。


“把头转过来。”


林深因为手枪顶在后脑勺的缘故,不敢轻易妄为,把头转了过去。她觉着这个男人很面熟,只不过黑压压的帽子挡住了他的脸。


“把围巾脱下来。把帽子摘下来。”男人说。“果真是你。我认得这条围巾。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说罢,便把帽子脱下。


“是我,林深,解量,我以为你死了。”林深平静的说。


“解量已经死了。现在站你面前的只不过是一堆肉而已。你为什么要为共产党做事。因为我死了吗?”这个男人把枪缓缓的放了下来,皱着眉头问她。


“我以为你死了。”


“你跟我走吧。我们去别的国家。这里不是你的家。你不应该在这里生活。”


“没有时间了。”


“你还爱我吗?”男人又问。


林深不语。


“跟我走吧。”


“不了。我已经无家可归了。”


“好,把情报给我,放你一条生路。”


“情报没有了,我也不爱你了。”说罢,立刻把情报撕碎拼命了往口里塞。


“情报没有了,我也不爱你了。”林深含糊不清的重复道,便把两只手向前伸着。


  解量显然是着急的,头发上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他是爱林深的。四年前他因为战争操作失误而失去了一切,人们都以为他死了。其实他没有死。他额头有一道伤疤,医生说他永远抹不去了。他曾经过分爱惜自己的形象,因为他的失误造成了严重的后果,随他一起战争的人也死去了很多。受伤的这三年,他被降职了。他也没有资格去联系那些人,也没有勇气。现在,他升职了,他可以操控一切,他想去找那个他爱了很久的人。


  四年前,林深还没有入党,她过分普通,却十分惊艳。后来她入党了,上级为了让她得到更多消息,便让她靠近解量,解量也对她特别好。解量是爱她的。她知道,但不敢去爱。


  解量从背后掏出手铐,把林深扭了过去,在背后铐住了她,把她押上了车。


(未完 )